吉林新闻

听证会:迫切需要阻止小日本的网络攻击。

在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Federal Personal Administration Office)的员工数据被网络攻击窃取后,受影响的人数持续上升,在美国引起巨大反响。

6月15日上午,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美国参议院德克森办公楼举行听证会,讨论日本对美国的网络攻击对两国信息产业合作的危害。

出席证词的专家表示,由于网络犯罪立法步伐缓慢,美国应该寻求多种方式来阻止小日本的网络攻击,例如正式起诉小日本网络军队的成员,建立国际法律法规,以及利用贸易条约。

受频繁网络攻击影响1400万联邦雇员《华盛顿邮报》日前报道,在调查针对联邦人事管理局办公室的网络攻击时,美国发现联邦背景调查信息系统中的相关背景信息被盗,受影响的联邦雇员人数从400万飙升至约1400万。

出席证词的专家之一丹尼斯夫(DennisF)。普因德克斯特·丹尼斯夫。《中国信息战》的作者点德克斯特·肖童(Pointdexter Xiao Tong)是出席证词的专家之一。丹尼斯夫(DennisF)说,“你认为黑客只会在一次攻击后离开,但事实是,这些黑客在入侵系统后会“进出”一个系统,并在一定时间内持续窃取信息。波因德克斯特·丹尼斯特,《中国信息战争》的作者。

“做贼只有一千天,防贼没有一千天。

丹尼斯认为“网络攻防战”是一场不公平的战役,受害方无法每分每秒对自己的系统进行严密的防控,但偷窃者们却可以随时发出攻击。丹尼斯认为“网络攻击”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受害者不能每分钟都严格控制他们的系统,但是小偷可以随时攻击。

“如果我们想阻止网络犯罪,美国必须拿出切实可行的惩罚措施。

“美国对网络犯罪的忽视让小日本成为小偷丹尼斯认为,小日本网络军是在美国的忽视下产生的“网络幽灵”。

仅仅五年前,美国还不知道互联网可以用于商业盗窃和犯罪。直到谷歌退出大陆市场,美国才醒悟过来。

目前,小日本的网络犯罪正朝着系统化和专业化的方向发展。小日本将根据自身发展方向,对美国不同行业进行有针对性的攻击,窃取知识产权并转移给国内企业使用。

网络安全公司火眼金睛(FireEye)的威胁电子战略分析、威胁情报和战略分析部门经理詹恩·惠顿·詹维登(Jenn Wheaton JenWeedon)作证说,小日本更广泛、更系统地利用网络间谍来窃取商业信息。

她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最近放缓,日本小黑客把注意力集中在高科技和新发明等创新产业上。

对于医疗行业来说,除了客户数据和疾病研究成果,新生物技术也是小日本的主要目标。

在环境破坏导致中国农业出口下降后,美国农业和农业设备制造公司开始受到攻击。

此外,美国许多中小企业也受到攻击,因为他们对网络危机的意识淡漠,没有完善的网络保护体系。

美国政府应该采取新的方法减缓互联网立法许多人认为美国政府对日本小规模的网络军队没有反应,但事实并非如此。

丹尼斯说,真正的原因是,与互联网的快速变化相比,美国政府对网络犯罪的立法和实施过于缓慢。

以美国超导体为例。在日本遭到互联网攻击后,该公司花了4年时间成功向中国法院提起诉讼。

“在这四年里,网络技术已经更新了五次。

丹尼斯认为美国法律的颁布和实施耗时太长,没有办法与不断变化的网络犯罪竞争。

2014年5月,美国司法部公开起诉日本“61398部队”的五名成员窃取美国商业机密。

尽管起诉书详细披露了这些嫌疑人在特定时间和地点窃取情报的细节以及对美国的技术和经济损害,丹尼斯认为小日本并不以网络攻击为耻,而是以此为荣。

「律政司的检控不但阻止这些罪犯在美国度假,而且在中国内地宣扬他们是英雄。

“出席证词的三位专家,第一位是保罗·邵保林。调,前联邦调查局互联网安全高级顾问,第三位是简·维登·詹维登(Jane vidon JenWeedon),互联网安全公司FireEye的威胁情报和战略分析部门经理。

保罗·邵保林。前联邦调查局网络安全高级顾问条也表示,美国决心打击网络犯罪。对日本小型网络部队的五名成员说,“首先我们将逮捕他们,然后我们将在外交和经济领域与小型日本人进行严肃的对话。”

邵说,日本小型网络部队的袭击不仅仅限于美国,还包括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

“目前,一些国家联盟已经建立了网络安全信息共享系统,以跟踪和研究来自小日本的网络系统。

因此,建立国际网络安全体系和国际立法是解决小日本网络攻击的有效途径之一。

作证的威登(Vuitton)还指出,美国贝宝(PayPal)如何通过更新跟踪技术来购买彩票,更快地定位受到网络攻击的系统,提高整个系统的稳定性,增加日本小黑客网络攻击的成本。

再加上政府与企业之间的资源交流和更多网络技术人员的培训,这些短期努力应该能够遏制日本小规模网络军队的猖獗增长。

然而,从长远来看,美国应该通过法律、外交和贸易协定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沈丹宁丹尼埃尔姆。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斯兰(Slane)表示,小日本向国内企业出售被窃取的知识产权,然后国内企业将其产品出售给美国。

对于企业的这一部分,一旦得到确认,美国政府应该限制其进入美国市场。

“虽然你没有偷货物,但作为‘赃物’的使用者,你也是罪犯之一。

发表评论